7.21.2012

回應Bittermelon《向回購領匯說不》一文

Bittermelon不贊成政府回購領匯,按瞎子所見,其主要論據應是以市價計,政府需要倒貼近四百幾億公帑去回購:

「筆者就和當年支持領滙上市的人算一算「賬」。領匯於05年上市時市值約267億。好了,現在後悔了,按領匯本周四收市價每股$32.8計算,領匯的現有市值大約是744億。將此數與當年的267億相減,一來一回就是477億,即是政府需要倒貼近四百幾億公帑去回購。」

瞎子在其部落留言回應:

「筆者未計每日市民在領匯旗下商場,因租金大升而多付的成本。未計物種選擇減少而使生活乏味之成本。

未計大公司進駐商場,領匯大幅加租下,趕走原商戶,使其及僱員失業之成本。亦未計因此而減少整體僱主之人數,僱員選擇減少下,其議價能力下降,使工資下降,收入減少之成本。更未計那些因此而失業要政府用公堂救濟之成本。

未計香港人創業機會減小,缺乏磨練機會而減低香港人整體技能之成本。

未計每年領匯賺錢,派息予海外投資者之成本。因這些錢本來會留在香港流轉,潤澤香港本地經濟。

以上所述,相比那四百幾億,大概就是香港人每年所付之成本。領匯維持上市,香港人每年都要俾。

成本有implicit cost及explicit cost。希望筆者下次分析公共政策 (其實私人都係) 之 cost 及benefit時,不要只計explicit cost而不顧implicit cost。 」

3 則留言:

Bittermelon 說...

多謝瞎子君的賜教,對瞎子君的留言,我有幾點想回應一下.

首先,拙作《向回購領匯說不》只是想用一個比較易明的"計算"去講出回購領匯不化算的地方. 瞎子君建議用全面的cost & benefit去分析,這個我深表讚同.

不過,若要認真計算,而且已此來做回購與否做定論的話,恐怕計算出來的結果未必如你所願.就好像您列舉出來的這個impact:

"未計大公司進駐商場,領匯大幅加租下,趕走原商戶,使其及顧員失業之成本。亦未計因此而減少整體僱主之人數,僱員選擇減少下,其議價能力下降,使工資下降,收入減少之成本。更未計那些因此而失業要政府用公堂救濟之成本。"

您講的只是反面,但同時也有正面呢!例如趕走原商戶,但引入新商戶,新商戶也會請人,所以"顧員失業之成本"可以offset. 至於"減少整體僱主之人數"是對,可是,僱員是否因選擇減少下,令其議價能力下降呢? 這就不敢苟同,至少香港現在有最低工資. 況且,一般來說,一家老店的僱員福利好工資高些,還是連鎖店的福利好工資高呢?

以上純粹討論會,如有任何不對,煩請指正.

多謝您的留言和建議,我獲益良多 ^_^

Bittermelon 說...

瞎子君,

我嘗試回應你其餘三項觀點.

1. 每日市民在領匯旗下商場,因租金大升而多付的成本。未計物種選擇減少而使生活乏味之成本。

我不太同意這一點. 首先,因商戶租金大升而將成本轉嫁於消費者,受苦的當然也是消費者.不過,假設這些新商戶是大型連鎖店,消費者多付出不單是物價本身,還有其他舊商舖不能提供的額外服務,例如商品種類(可能)較多,購物環境好些,店員服務態度好些等等. 另外, 生活乏味如何去qualify,實在有待研究呀!

2. 香港人創業機會減小,缺乏磨練機會而減低香港人整體技能之成本。

香港人創業機會減小我深表讚同,但是否因此就會造成"香港人整體技能下降"呢? 我就不同意了. 因為創業機會減小只會影響創業的技能. 反過來說,因為多了連鎖店,就業機會增加,按你的邏輯,就業技能自然也增加. 所以,你只可以說"香港人創業技能下降",但同時"香港人就業技能提升",對嗎?

不過你這點帶出一個重要的訊息,就是因為創業機會小了,港人(特別是學歷較低的人)向上流的機會就會減少,很多人都只能一世和大財團打工.當一個地方,大部份人都只能為少數財團或人打工,社會發展必然不會好.

3. 每年領匯賺錢,派息予海外投資者之成本。因這些錢本來會留在香港流轉,潤澤香港本地經濟。(領匯五年來已派了一百億予投資者)

派息予海外投資者看來會造成資金外流,不過,若我沒有記錯,這些海外投資者很多都是投資基金,最後的基金單位持有人有多少是香港人呢? 例如我們的MPF是否持有領匯呢?若有的話,港人也得益呀. 況且,這些錢未必能全數留在香港流轉,因為資金不會無端端流轉的,必須要有供求有市場才會流轉. 即是說,若果沒有領匯加租,就不會有大型連鎖店進駐,沒有連鎖店進駐,就沒有物價上升,沒有物價上升,居民就不需多付價錢,不需多付價錢,領匯就沒有錢去派息,沒有錢去派息,即是根本沒可能創造資金去流轉.

最後我只想講出一點,領匯這事已經不能挽回,我們可以做的,就是重整現有公屋居屋商場,以及設法推出措施去改善中小企的經營環境才是上策.

瞎子 說...

再回應Bitterman:


多謝你的回應。

1. 你提到商品種類(可能)較多,惠康百佳要上架費,又賣自己牌子,如「康之選」,所以香港人選擇肯定是少了。買栗米片,只有大牌子如雀巢,還有,豐澤賣豐澤牌電器。太多例子了。如果我係老細,見到自已尐鋪壟斷左銷售,都會咁做。

冒味問一句,筆者是否有工人代勞買日常生活用品?因為自已買,或者問下尐要照顧家頭細務之家庭主婦,都會有我以上之答案。

另外,小鋪嘅人情味好尐,定Ok便利店個隻,五個六一排xxx要唔要嘅機械式嗌咪服務好尐,高下立見吧。


2. 連鎖肯定是分工的,小鋪肯定是一腳踢的,一腳踢肯定比分工,更能提高技能。

3. 當初IPO海外認股係佔絕大部份,除非班基金現在賣哂比香港基金,否則資金外流是必然的。不過領匯長升長有,我係外國基金一定唔會賣。

的確無加租,就唔會加派息,使資金外流。所以反過來,如果當年無上市,所有派出去嘅利潤,大部份都仍然會留在香港人袋中,又或流轉予本土經濟。

政府回購領匯就是挽回之法呀。